新闻动态 News

7月以来开出18张罚单 私募基金进入严监管季

7月以来开出18张罚单 私募基金进入严监管季

发稿时间:2017-07-24  来源:北京商报

近期私募机构违规操作之风愈演愈烈引发监管关注,7月21日,证监会周五的例行发布会上披露广东中大创业三项业务违规,并处以3万元罚款;对直接负责的2位主管人员分别处以2万元罚款。值得一提的是,步入7月,私募机构进入“罚单季”,至少18家私募机构被处罚,由此也不难看出,今年以来,证监会对私募市场违规行为执法力度依然延续高压态势,对私募基金违规案件的打击力度明显加大。

中大创业“吃”罚单

7月21日,证监会发言人常德鹏会上公布了1宗私募基金违法违规案,广东中大创业因产品备案、资金募集、基金销售过程中涉嫌违规受到监管处罚。

据了解,广东中大创业在自行销售旗下萌芽投资基金和中创崔毅基金过程中,未按规定办理基金备案手续,资金募集过程中向17名非合格投资者销售萌芽投资基金,向2名非合格投资者销售中创崔毅基金,并在自行销售萌芽投资基金和中创崔毅基金过程中,未采取问卷调查等方式对投资者的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进行评估,也未要求投资者书面承诺符合合格投资者条件。

针对上述违规行为,广东证监局决定责令中大创业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3万元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郑贵辉、耿雪辉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2万元罚款。

中基协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信息显示,广东中大创业成立于2011年2月25日,于2014年4月22日完成登记,主要管理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目前旗下有5只基金,其中,广东中大创新企业基金(有限合伙)、深圳中创一号基金企业(有限合伙)、广州中创崔毅天使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三只产品未按要求按时提交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该公司已被中基协列为“异常机构”。

国华汇金总经理蔄崇瑜表示,目前私募市场比较常见的问题集中在募集资金来路不明以及非法集资两点上,因为私募机构资金募集人群有限,投资资金门槛较高,部分没能达到基金成立要求的私募机构常常会通过向市场上非特定对象募集资金,另一方面,私募基金市场鱼龙混杂、投资项目参差不齐,部分没有合格资质的私募机构非法集资,违约跑路现象频发。

7月以来监管下发18张罚单

2017年上半年,在证监会“关于2017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的统一部署下,各地证监局启动对辖区内私募基金管理机构进行抽查,部分私募机构游走于灰色地带频踩监管红线,随着调查的深入,大批私募机构违规操作公之于众。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步入7月,已经有山西、浙江、吉林、广东、厦门、安徽、河北在内7地证监局对辖区内的18家私募基金公司的违规行为率先披露。

从主要违规事实方面看,违规行为集中在没有对私募产品进行风险测评,没有通过问卷调查等方式对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进行评估,未要求投资者签署风险揭示书和投资者承诺函,涉及的公司包括:吉林省睿信荣达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厦门睿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厦门坤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厦门市静观悟道资管等。

另外,向合格投资者意外的个人募资、向投资者承诺最低收益、没有按时向协会报告基金运作基本情况以及做好定时定期信息披露也成为处罚“重灾区”。

从处罚措施来看,普遍都是对私募机构责令改正,此外,广东中大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还被处以警告、罚款的行政处罚,山西乾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除了责令整改外,还被记录诚信档案中。

事实上,自去年以来,地方证监局已将私募纳入常规抽查范围,每年一次,具体抽查方式根据日常监管、风险监测、投诉举报等情况,结合摇号方式确定。

监管风暴来袭

2007年至今,私募行业已度过十载春秋,随着私募备案制的正式实施,蛮荒生长的私募机构逐渐走向“正规化”,去年私募基金行业更是迎来史上最严监管年,对私募行业乱象整治被提上日程。

自去年2月以来,证监会和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陆续发布了一系列监管新规,构建出“7+2”的自律体系,从募集、登记备案、信息披露、从事投顾、托管、外包业务等各方面进行了全方位的监管。

另外,监管对于迟迟没有展业的空壳私募予以注销处置,截至2017年6月23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已经将160家机构列入失联机构名单,其中有71家机构已被注销登记;有3家机构已自行申请注销登记。“私募机构野蛮生长时代,很多人都是抱着尝试的心态去设立公司,但是并没有搭建投研团队,也没有开展任何投资项目,最终沦为空壳私募,占用社会资源,未来私募机构还将加速洗牌,没有合格资质、未展业的私募机构终将被淘汰,最终像信托公司一样在市场上形成固定的规模数量。”蔄崇瑜表示。

事实上,面对私募市场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等问题,监管层曾发动过两次清壳行动,合计清理超过1万家私募机构。截至今年6月底,已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19708家;已备案私募基金56576只,认缴规模13.59万亿元,实缴规模9.46万亿元。北京商报记者 闫瑾 王晗

 

相关链接: 监管持续加码

近年来,私募基金行业发展突飞猛进,私募基金管理人不断扩容,基金产品发行火热,一度造成私募基金行业规模大增。然而在疯狂扩张规模的背后,一系列风险隐患、监管空白等弊端逐渐暴露。随着私募基金问题的滋生,私募行业也迎来了“强监管”,尤其在去年,一系列行业新规密集出台后,私募机构也被纳入常规抽查范围内。

2016年成为私募基金行业严监管的一年,监管层制定“7+2”监管体系从私募机构产品募集、登记备案、信息披露、投顾业务、从业人员资质等方面实行监管。今年以来,私募机构严监管态势更是不断加码。

今年2月,为隔离风险,实现经营业务分类监管,中国基金业协会对原有的私募管理人系统进行迁移和升级。今年3月,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私募投资基金服务业务管理办法(试行)》,对申请开展私募基金业务机构门槛、基金份额登记服务业务、基金估值核算服务业务、信息技术系统服务业务等诸多问题进行规范,自此,服务机构不得将已承诺的私募基金服务业务转包或变相转包。

此外,私募机构也被纳入监管抽查范围,去年多地证监局开始了对私募行业的专项检查,共开出了73张罚单。今年,江西、四川、上海等多个地区证监局相继发布公告,启动2017年辖区私募基金专项检查工作,除此之外,北京、天津的证监局也有关于私募基金的相关工作部署。其中,不少知名私募机构也被列入抽查范围,如朱雀、耀之、交银国际等。

此次《私募基金监督管理条例》相关内容的推进将从规则体系上进一步完善私募基金行业的监管空白区域。

北京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市场部分析人士表示,《私募基金监督管理条例》的推动将为私募股权基金等非证券基金纳入监管奠定基础,明确了私募基金的定义,并在监管、税收、触发等各方面进行完善,私募行业发展将逐步走上正规化道路。

事实上,私募基金监督管理条例又被称为国务院版私募法规,2014年由证监会私募基金工作小组负责起草并提交国务院法制办。据了解,上述条例界定了证监会、发改委及央行在私募基金监管中的角色,并再次明确了证监会的主导地位,首次将投资于一二级市场的非公开募集的基金统称为私募基金,在监管、税收、处罚等各方面进行了完善并新增一章专门界定了创业投资基金。